用历史眼光审视《风筝》和《潜伏》:哪里有亲情?哪里有义气?

谍战剧最大的魅力,就是它似乎能够重现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尽管这种重现有时候不那么真实准确。但正是以历史为依据的必要艺术加工,留下了极大的想象空间,让我们有兴趣去寻找剧中人物的历史原型以及他们最后结局。

谍战剧中不但有历史,还有人情,这些以历史人物为原型的形象,可以让我们展开丰富的联想,并能从中得到一些感悟。比如《潜伏》中的余则成和吴敬中最后有没有暴露身份,比如《风筝》中的郑耀先为何一生坎坷,比如《潜伏》中的吴敬中与余则成、《神秘人质》中的燕文川三兄弟、《地下地上》中的徐寅初与刘克豪、《黎明之前》的谭忠恕与刘新杰,哪些人的兄弟之情更感人也更符合历史的真实并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在这些特工之间,到底有没有亲情友情义气?吴敬中的一句话,能让我们想到很多。

用历史眼光审视《风筝》和《潜伏》:哪里有亲情?哪里有义气?

《风筝》让人很压抑,因为面对宫庶和影子韩冰的指责,鬼子六郑耀先经常是无言以对,也不知道是他有愧于心,还是编剧认为郑耀先确实做了对不起兄弟的事情。

《风筝》确实很感人,很优秀,但是其中也有一些场景既不符合历史,也不符合人情。笔者承认《风筝》是一部好剧,跟历史有差距、让人感到压抑,也是瑕不掩瑜。所以咱们今天就用历史的眼光来审视《风筝》《地下地上》《神秘人质》《黎明之前》和《潜伏》这五部电视剧,来看看哪部剧里有亲情,哪部剧里有义气,站在历史角度来看郑耀先刘克豪燕文川,看看哪种亲情友情和义气更值得珍惜。

在《风筝》中,军统六哥、鬼子六郑耀先是有亲情友情和义气的,但他讲亲情友情义气的对象,既不是军统四哥徐百川,也不是宫庶宋孝安赵简之,而是陆汉卿、陈国华、马小五、程真儿,至于他跟韩冰之间到底有些什么,咱们还真不好说。

用历史眼光审视《风筝》和《潜伏》:哪里有亲情?哪里有义气?

如果要评选郑耀先最好的朋友,当然是满口方言的陆汉卿,而这个陆汉卿,恰恰是是在郑耀先的“兄弟”宫庶之手,所以郑耀先根本就没必要为亲手抓捕宫庶而愧疚:他们之间不但立场不同,而且还有不共戴天之仇。

但是换个角度来看,徐百川、宋孝安、赵简之、宫庶等人也都是郑耀先出生入死的兄弟——这兄弟二字是不用打引号的。

郑耀先一开始的兄弟,不论属于哪个阵营,都没有跟郑耀先走到最后,甚至连一笑泯恩仇的机会都没有,这不能说不是一个遗憾。这是郑耀先的遗憾,也是徐百川的遗憾,而对宋孝安、赵简之、宫庶来说,则是悲剧。

跟《风筝》不同,《地下地上》中的徐寅初刘克豪(乔天朝)在半生中都在互相争斗,但是他们在私下里却亲如一家,刘克豪救过徐寅初的命,徐寅初也救过刘克豪的命,虽然他们地下地上的身份经过了转换,地上者总想把地下者揪出来,但是最后都没有赶尽杀绝。

用历史眼光审视《风筝》和《潜伏》:哪里有亲情?哪里有义气?

咱们今天不讲过程只讲结局:刘克豪身份暴露的时候,徐寅初本可直接开枪或下令抓人,但是他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这才给了刘克豪在王迎香林静帮助下脱身的机会;刘克豪原本有机会击毙准备炸铁道的徐寅初,但是徐寅初跌落山崖的那一刻,刘克豪本能地伸出手去要拉他一把。

徐寅初跌落山崖,刘克豪并没有组织人搜捕,这才有了他们后来的重逢。

刘克豪和徐寅初之间,才真正做到了“历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两个须发斑白的老汉,吃着“三杯鸡”、下着象棋讲述妻儿的情况,跟失散多年的兄弟重逢,没有任何区别。

用历史眼光审视《风筝》和《潜伏》:哪里有亲情?哪里有义气?

刘克豪徐寅初数十年后再相逢,说不尽的兄弟情深,而《神秘人质》中的燕文川、娄海平、蔡老四,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坚守着自己的本心离开了人世,但是他们都做到了一点,那就是“绝不向自己的兄弟开枪”。

蔡老四主动暴露自己的身份,面对追上来却被打倒的娄海平,脸上露出了发自内心的温馨微笑:“我不会对你开枪的。”

用历史眼光审视《风筝》和《潜伏》:哪里有亲情?哪里有义气?

蔡老四退下了弹夹,在特务的乱枪中倒下,此时在娄海平的感觉中,这个世界一下子变得死寂。在一片死寂中,娄海平顿足捶胸,发出了无声的哀鸣。

燕文川、娄海平、蔡老四,把兄弟之情保持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都有不可动摇的信念,同时也有无法撼动的友情:娄海平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已经表明身份的燕文川,不但没有向陈恭如举报,反而在燕文川生死关头出手相救,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信念可能错了也可能没错,但是向自己的兄弟开枪,那绝对是不能犯的错误。

用历史眼光审视《风筝》和《潜伏》:哪里有亲情?哪里有义气?

世界上最真的友情,包括同学情、战友情,燕文川娄海平蔡老四是一生不变的同窗好友上下铺兄弟,《黎明之前》的谭忠恕与刘新杰,则是一起冲死人堆里被扒出来的战友。

谭忠恕老谋深算,他早就知道自己的兄弟刘新杰是什么身份,但是却坚决不肯让李伯涵动手抓人,而且在刘新杰的朋友齐佩林孙大浦的帮助下,成功做掉了李伯涵。

在齐佩林孙大浦言之凿凿地举证李伯涵是潜伏者的时候,他们早就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为了帮助自己的兄弟,就只能设下李伯涵的必死之局。

用历史眼光审视《风筝》和《潜伏》:哪里有亲情?哪里有义气?

当局势已经明朗,谭忠恕与刘新杰这对同生共死的兄弟也面临着艰难的抉择。刘新杰并没有请示上级,而是让谭忠恕拿主意:“听你的,你让我跟你走我就跟你走。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听你的安排。”

谭忠恕替刘新杰做出了决定:“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谭忠恕认为自己的事业结束了,但他跟刘新杰的兄弟之情却永远不会结束,所以他承担了一切责任,并因此失去了终生自由。

用历史眼光审视《风筝》和《潜伏》:哪里有亲情?哪里有义气?

跟灰暗冷漠的《风筝》相比,《地下地上》《神秘人质》《黎明之前》中都有令人感动的亲情友情和义气,而《潜伏》中则充满了睿智,这睿智就体现在吴敬中对世事人心入木三分的剖析。

在《潜伏》中,吴敬中简直就是智慧的化身,他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早已看穿了一切。如果说他不知道余则成潜伏者的身份,估计是没有人相信的。

吴敬中有很多经典名言,而下图中这句话,堪称对前四部谍战剧中亲情友情义气最完美的诠释。

用历史眼光审视《风筝》和《潜伏》:哪里有亲情?哪里有义气?

吴敬中算是活明白了,活明白的吴敬中知道,天理无外乎人情,所以他真把余则成当成了自己的家人,他气急败坏地大骂翠平“悍妇”,恰恰证明了他跟余则成夫妇的感情,这是一个老大哥对莽撞弟妹的训斥,翠平翻翻白眼,也真没敢吭声。

我们看吴敬中的表现,那就是一个饱经风霜后读懂人生真谛的智慧老人,尽管他很圆滑,也很贪财,但这个圆滑贪财的站长,让人恨不起来。

用历史眼光审视《风筝》和《潜伏》:哪里有亲情?哪里有义气?

这五部电视剧讲完了,读者诸君心中想必已经有了答案,我们当然要承认在大义面前,个人感情应该退居次要位置,但是在《风筝》之外,其他四部谍战剧中的亲情友情和义气,却不能不让人动容。

如果读者诸君不认同吴敬中的答案,那么咱们可以讨论一下:用历史与现代的眼光来看,郑耀先跟赵简之宫庶的感情,能跟吴敬中余则成、燕文川三兄弟、徐寅初刘克豪、谭忠恕刘新杰相比吗?如果给郑耀先自己选择的机会,他是愿做刘新杰还是愿做刘克豪?

本网页内容旨在传播知识,若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处理。E-MAIL:dandanxi6@qq.com

(0)
上一篇 2022-12-05 08:41
下一篇 2022-12-05 08:55

相关推荐